洛洛哟洛洛

我永远期待 这瑰丽的梦别醒来

我有一个很喜欢很喜欢的人

【CP:凯千】【源源视角】

 

 

 

-我有两个很喜欢很喜欢的人。

 

 

我有两个很喜欢很喜欢的人。

一个叫K,一个叫J。

说是喜欢,其实是兄弟间特有的依赖和亲昵,无关爱情。

 

在我小的时候,大概正处于儿童逐渐步向少年的时期,我无意间推开了公司的大门,当上了所谓的练习生。

然后也是那个时候遇到了独自一人的K。

 

K算是最早一批进入公司训练的练习生,那时除了他以外,还有很多比他大的哥哥们。作为练习生中的老幺,K自然是受尽疼爱,练习时的不顺,压腿的痛苦,都在哥哥们的一一安慰中支撑着度过了。

直到有一天,哥哥们全走了,K心里那个正在筑造的世界也开始出现破损,渐渐崩塌凋零。

 

那时的我还小,无法理解面前这个偶尔盯着某处出神的少年所经历承受过的痛苦。只是在他无意间提起曾经哥哥们的名字而难过时拍拍他的肩膀,而我们两个大概也是在这种互相安慰的情况下熟络了起来。

 

 

日复一日的练习令人感到枯燥,公司试着给我们俩录了几首歌拍了些视频放到了网上,出乎意料的获得了不错的反响。

 

就这样练习下去,然后有一天,我们俩组成组合出道也不错啊。

K用肩膀碰了下我的肩,咧开嘴笑的很开心。

 

我无奈的耸耸肩,暗笑他想的太天真,但是心里仍然对于未来那个舞台充满着希冀。

 

 

出道的日子比想象中来临的要早得多,但是组合成员有三人,除了我和K以外,那个传说中舞蹈实力很强的神秘人,就是J。

 

K对于J的到来倒是不屑一顾,瞄了几眼他跳舞的视频后就干脆自己跑到一边抱着吉他练着和弦。

至于我,对于J的到来却是充满期待。

一方面是因为我喜欢交很多很多的朋友,就像是与生俱来的习惯一样。

另一方面则是这个年龄比我还小上几个月的小孩的舞蹈确实跳的很好,对于我这种四肢不大协调的人来说,大概同龄人的舞蹈消化方式比老师的更适合我。

 

 

终于,在我和K在期末考试的战场上厮杀完毕后,J已经乘上飞机拖着行李来到我们身边。

J比想象中的更加瘦小,小小的西瓜头总是让人忍不住把他揉进怀里。

笑起来时嘴角处还有两个可爱的小梨涡,一深一浅。

 

这个及其炎热的夏季,因为J的到来,比往年都更令我感到开心。

只是J和K还是不怎么说话,关系疏远的还不如新来的练习生们。

我试探着去问了J为什么不和K说话,J笑了笑后回答我说,K他不是不喜欢我吗,我不想惹他不开心。

 

 

三人聚在一块的时间总是特别短暂,于是,在这个假期的末尾,J要回去他的城市的前夕,K拉着我和J一起去看了电影。

 

之后我偷偷地问了K,你不是不喜欢J吗。

K对着我翻了个白眼,你看我哪里我不喜欢他。

我看你哪里都不喜欢他好吗,话都不主动和他说。

我那是不知道怎么开口好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说话不好听,担心惹他生气。

 

我看着K扁着嘴的侧脸彻底笑了出来。

这两个笨蛋真的是,无可救药。

 

 

后来在出了单曲后,公司决定拍摄团综加自制短剧,由于J和我们不在同一个城市没办法加入拍摄,于是剧本的角色只有我和K还有公司的其他一些练习生。

 

当我看到剧本的那一瞬间我恨不得分分钟拍死写这个剧本的人,这什么狗血剧情啊靠还两个男的。

对比我的狰狞K倒是淡定得多,冷笑着翻了个白眼后,对着剧本拍了几张然后传给了另一个人。

给谁呢。我伸长着脖子想要看看K的手机屏幕,就看到K点开了屏幕上的绿色长条,来自远方的J的熟悉笑声就通过音响传了出来。

 

我稍稍收敛了一下自己看好戏的表情,装作淡定的问K,什么时候和他那么熟了啊我怎么不知道。

我一直和他很熟好吧。K语气中的得瑟让我瞬间破功,这臭不要脸的。

 

 

随着团综和短剧的播放,我和K的粉丝也越来越多。

世界上最恐怖的一种生物,就是传说中的腐女了。

看着微博评论下的KY二字,我无力的叹了口气,这个没节操的世界。

 

偶尔和J发微信时会抱怨下,那边就会伴随着强劲的舞曲传来温柔的笑声,只是渐渐地,声音里多了些东西,说不清,道不明。

 

 

离上一张单曲的发布有一段时间了,公司拿到了新的曲子,让我们开始练习,准备在寒假末尾推出。

 

分隔两地练习的我们三人终于在寒假的开始聚在了一起。

看着站在不远处的J穿着一身白色羽绒衣,双手插进衣服口袋中,对着我们浅笑,露出两个久违的梨涡。我开心的扑了过去,把长高了不少但是仍然比我要矮上半个头的J按进了怀里。

 

J像往常一样乖乖让我抱着,顺带拍了拍我的背,却不着痕迹的躲过了K伸过来的手,低头将行李箱的杆子拉出,推了推我示意一起走。

我瞟了一眼身旁K瞬间变黑的脸,缩了缩脖子跟着J走了,心里想着K这白痴又做了什么蠢事惹J生气了。

 

回公司的路上异常的安静,虽然J的脸上还是和平时一样带着淡淡的微笑,但是眉眼中的疏离却让人心里一紧。我偷偷绕到走在后面的K的身边,扯了扯他的袖子,用口型问他怎么回事。

 

K烦躁的抓了抓额前的碎发,无奈的摇了摇头,但眼睛始终执着的盯着独自走在前面的J的背影。

 

好吧,这种情况我也只能摊摊手。希望过几天就会好了。

 

 

但是现实远远没有希望中的美好。

 

在公司的威严之下,J倒是会和K说话,只是眼底一瞬而逝的躲闪,终究还是被我捕捉到了。 

但是那个时候大家都还是十三四岁的年纪,只当是自己看花了眼,并没有往另一方面想。

直到逐渐长大后,我把我们团队曾经的录像全部翻了出来,看过一遍之后,发现几乎每个采访的视频里,只要话筒一对准J,他就会往K的方向靠去。

 

像是本能的寻求安全感一样。

 

比起团队的另外两人我并不算聪明,但是一些细节却很难逃过我的眼睛。再加上我喜欢把事情往进一步想,因此,这个发现和之前J眼中的躲闪,还有这几年来那两人之间微妙的氛围,让我意识到了一个挺严重的问题。

这个问题处理不好甚至会毁了他们两个。

 

于是我赶忙把睡死在一旁的K拍醒,把视频递到他眼前。

看完视频的K好像也意识到了什么,眉头皱了起来,死死地盯着面前的屏幕。

 

-老王啊,其实这个问题我观察了很久也想了很久。

-你说,J是不是喜欢你?

 

我的话音刚落,一个枕头就砸到我的脸上,附带K的两个杀伤力极大的白眼。

行吧你们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好心没好报啊这是。

我腹诽了一会儿后,调出新歌的demo来听。

 

 

从那天过后的K越来越不对劲,经常看着J发呆不说,还大老远的跑去给J接机。

不过,也幸亏K去了。

 

那次的接机,J被人泼了热咖啡。

我没有在现场,但是也能想象出当时有多混乱。

 

接到K说J受伤了的电话后,我赶紧把手中的活儿扔了朝公司飞奔去。一进门就看到J赤裸着上身半躺在休息室的床上,腹部的皮肤红了一大块,药的味道充斥整个房间。

坐在J床边的K看到我来了,轻声的把我拉出房外,和我大概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还好那时K在现场,隔离还有冰块什么的用的及时,J的伤不算太严重。

 

机场的视频当晚在微博上被疯转,看着视频上K黑着脸义正言辞的样子,我忍不住感叹一句队长真是越发的霸气了。

顺便扯过一边刚睡醒的J来看,他那时好像是在车上吧,那应该没有看到K为他出头的这一幕。

 

看着他因为视频中K的话越渐柔和的表情和发红的眼眶,我心里一酸。

 

这是我人生中很重要的两个人,希望你们都好。

 

 

然后随着J的高考结束,我也踏上了高三的行列。

在我高考结束的几天后,我们组合七周年的粉丝见面会上,J在特意搭置的小舞台上失脚摔了下来。

站在我身旁的K一瞬间冲上了舞台,轻轻地扶起J的上身,让他靠近自己怀里。

我赶紧抢过一旁工作人员手中的冷冻喷雾和绷带,快速的跳上舞台。看着K满脸的惊慌还有颤抖的双手,我叹了口气,熟练地帮J喷上喷雾,把身上的伤包扎了一下。

 

看着靠在K怀里的J苍白的脸上都是冷汗,因为疼痛倒吸了一口冷气,我真的是既心疼又生气。

 

-怎么那么不小心,万一伤到骨头了以后还怎么跳舞!

 

J抱歉的对我和K笑了笑,半闭着的眼皮轻颤着,调整着呼吸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痛。

 

经纪人从K的手中接过J,嘱咐我们好好完成这次演出后再去医院看他。

K微眯着眼想要和经纪人争执,我赶紧扯过他让他清醒点,最后还是在J低落的道歉声中消去了怒火。

 

活动结束后,他一拳打在了墙上,力度大到让我以为骨头会裂开。

 

-你看,即使到了现在,我们还是没有能力违抗公司。连在喜欢的人受伤的时候都没有办法待在他身边陪着他呢,真是可笑。

 

看着K把额头抵在墙上,额前的碎发遮挡住了让人看不清表情,只是声音中透露出的疲惫让人心里一紧。

 

小的时候真的觉得在舞台上无忧无虑的唱着歌是一件很棒的事情,然后把这个定为了梦想。长大后才意识到,为了这个在舞台上的机会,我们丢掉了多少东西。

 

 

为了给J养伤,公司放了我们三一段时间的假。

我和K干脆搬去J在C城的小窝,像小时候一样一起住。

 

K那家伙又开始写他之前未完成的曲子,虽然没有填词,但是旋律本身透露出的悲伤像浪潮一样扑面而来。

我也不好在J的面前戳破他的感情事,干脆调侃了一句,您这是要奔丧的节奏?

 

倒是J若有所思的听完了整首曲子,沉默了一会儿后抬起头看着K的眼睛。

-队长你失恋了?

 

我在心里吐槽着还没开始恋呢何来失,就听到K笑着说,暗恋多年未果,你要不要来安慰一下我千疮百孔的心。

 

J抿了抿嘴,看了我一眼,随即笑了出来,嘴角的梨涡还是该死的漂亮,只是眼底的绝望让我忍不住心疼。

 

你要坚强到什么程度,才能在最绝望的时候还笑得这么灿烂呢。

 

他说,我就不瞎掺和你们俩的事了。

他说,快点解决,早日修成正果也好。

 

他拖着还未痊愈的伤腿,一拐一拐的走出了这个房间。

 

K还满脸不知所措的看着J离去的背影,我恨铁不成钢的砸了一个枕头过去,他误会我俩了还不去追,傻在这干嘛。

 

我站在拐角处,看着K拼命地敲着J的房门,看着他俩袒露心意,看着J红着眼眶走出来,看着K抱着哭泣到颤抖的J。

闭上眼睛,勾起嘴角,心里充斥着满满的感动。

 

经历了那么多事情,终于,尘埃落定。

 

 

第二天起床后看到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的K和J,K收紧搂着J的手臂,得瑟的朝我笑了笑,那越发尖锐的小虎牙让我很不得一锤子锤断它。

J不好意思的挣扎了一下,发现根本挣脱不开后干脆放弃不动了,用手指了指厨房说有面包还有煎蛋。

 

我坐在饭桌上吃着早餐,听着电视里的歌舞声,看着在沙发上打闹的两人,心里感到很开心很开心。

 

 

 

我有两个很喜欢很喜欢的人,有一天,他们在一起了。

我想,这就是最美好的事情了吧。

 

 

日安。

 

 

FIN.

拖了好久的源源视角完结!这个系列就写完了w

 

希望喜欢w

评论(15)

热度(185)

© 洛洛哟洛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