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洛哟洛洛

我永远期待 这瑰丽的梦别醒来

浅浅【abo向】⑭

【CP:凯千】

 

 

【ABO设定】

 

-------------------------------------------------------------------------------


此文与真人无关无关无关。


-------------------------------------------------------------------------------

 

 

 

40

 

阴暗的,潮湿的。

滴答滴答。清脆悦耳的滴水声,却带着令人作呕的铁锈味。

 

血?

 

被人紧紧按在地上折磨侵犯的是谁?

死死咬着嘴唇不肯发出声音,默默流泪的是谁?

唇边溢出的鲜血染红了嘴角漂亮的梨涡,勾起嘴角的我说再见,眼里却满是悲伤的人,是谁? 

 

 

 

“不要!”

 

Karry猛地坐了起来,嘴里大口的喘着气,双眼放空的盯着雪白的墙壁。

 

梦境太过于真实了,以至于他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面对死亡的痛苦与悲伤。他微微弓起身体,把头埋在胸前,双手抓着因惊恐而汗湿的头发,没有听到门口开启又关闭的声音。

 

“怎么了?”Jackson手上捧着装满蜂蜜水的玻璃杯,对于Karry的动作感到微微惊讶。

 

听到熟悉的声音的Karry猛地抬起头,看到站在门口清清爽爽的少年,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看着对方走进自己,把手中的玻璃杯轻轻放在床头柜上,手一拉,人就倒进了自己怀里。

 

Karry低头看着怀里满脸疑惑Omega,眼眸水润而温暖,身上还带着刚刚沐浴过的香气,丝毫没有梦中的悲伤及血腥味。

 

手臂不自觉的收紧,把头埋进对方的肩头。

 

真好。

你还在,真好。

 

 

Jackson感受到Karry细碎的头发触碰到自己的脖颈,还有肩膀上传来的温热的湿润感,原本僵硬的身体也放松了下来。

 

右手轻轻拍着对方背部,一向强势的Alpha在自己面前哭成一团,也是挺心疼的。

 

“头疼吗?还是哪儿不舒服?”Jackson不清楚Alpha心里的惊慌与恐惧,唯有一下一下的轻抚对方背部。

 

 

 

....

 

 

 

校庆晚会结束后,学生会以及社团的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朝定好的餐厅出发。作为新上任的学生会副会,Karry自然成了众人的灌酒对象。当然了,也有一部分人是碍于正会长的威严,不敢造次,才改去欺负Karry。

 

要说身为Alpha,Karry的酒量确实不算小,但也是经不住那么多人一起来,在Jackson被Eric拉去抢蛋糕回来后,Karry已经倒在了血泊,啊呸,酒杯中了。

 

按道理来说,喝多的学生会副会应该由学生会来接收,但是Jackson默默看了一眼不远处拿着一碟蛋糕向自己社长走去的学生会会长,最终还是叹了口气。

 

奋力的把人拉了起来把手臂放在自己肩上,一手搂着对方的腰,向社员打过招呼后,稍显瘦小的Omega很努力的把Alpha移到了门口。

 

最后还是在学生会成员的帮助下打了车,费了不少力气才把他搬回了自己家。

 

Jackson把Karry扔进沙发后,转身去厨房弄了杯温热的蜂蜜水。轻轻拍了拍Karry脸颊,得到的却是对方不耐的翻身。Jackson无奈的放下水杯,想要把他扶起来,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吐了一身。

 

.....卧槽。

 

Omega总是有洁癖的,即使是常年打着抑制剂,像Alpha那样生活的Jackson也不例外。

 

略带沉重的看了一眼满是秽物的地板以及自己胸前的衣服,Jackson忍着一杯蜂蜜水泼上去的冲动,拿了抹布把秽物收拾干净,再把沙发上的罪魁祸首拖进了客房。

 

在浴室把自己浸泡在消毒水里仔仔细细刷洗了三次,Jackson才安心的从浴缸里出来。

 

“.....唔...疼....”床上的人皱着眉头,嘟嘟囔囔的说着些什么,被角因挣扎而掀开了。

 

Jackson有点无力的叹了口气,走近把被子拉好掖紧,深深地看了一眼床上的Alpha后,出了房门给他重新弄杯蜂蜜水。

 

在从厨房返回房间的路上听到了房里传来的叫声,打开房门更是被床上的人吓了一跳。

 

Jackson以为Karry的动作是由于醉酒带来的头疼,快步走近床边放下手中的玻璃杯,正打算扶他起来喝点蜂蜜水,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按进了怀里。

 

颤抖的双臂以及被泪水沾湿的肩膀让Jackson感觉到身上Alpha少有的惊慌与恐惧,右手轻柔的抚着对方背部,由上至下,循环往复,Alpha终于稍微平静了下来。

 

“....Jackson...”Karry拿头蹭了蹭怀里温热的人儿,小声的叫了声。

 

Jackson一动不动任由Alpha蹭着,“你怎么了?”

 

Karry沉默了一会儿后,还是稍微拉开了自己和对方的距离,深深地看着他。

 

“做噩梦了。”Karry说。

 

Jackson歪了歪头,伸出右手指着自己。“和我有关?”

 

“嗯。”Karry点头。

 

“梦到我怎么了?该不会是我把你给吓哭了吧。”Jackson扯过一旁的枕头抱在怀里,上扬的嘴角里带着笑意。

 

“梦到有好多血,然后..你.....”Karry皱了皱眉,很认真很认真的把梦境复述给了Jackson听。

 

嘴角的笑意渐渐抿去,但是眼底却是一片平静,没有任何恐惧。“没关系的Karry,这只是个梦而已,不会发生的,相信我。”Jackson温和的说着,“把蜂蜜水喝了然后睡一觉就好了,还是你想去洗个澡?”

 

Karry看了一眼Jackson的表情后稍微放了心,他说出梦境只是为了让Jackson更加警惕周围的人,而不是为了让他感到无谓的恐惧。

 

“我要洗澡...”Alpha也要偶尔撒个娇,直接扑到背对着自己站起身准备出去的Omega背上,“陪我去。”

 

“下来下来,你是小孩吗。”Jackson扫了一眼背上的大狗,推着他进了浴室就嘭的一声关上了门。“衣服和毛巾在架子上,沐浴露在柜子里,给我洗干净再出来。”

 

 

 

41

随着下课铃响,上午的课程算是结束了。

马思远和宇文去饭堂解决的午餐,搬着书本就往自习室走去。

 

“咦,Jackson?”看着坐在自习室里写着练习题的人,马思远有点惊讶,四周望了望后又问道,“就你一个人?”

 

解决完最后一道数学题的Jackson放下了笔,揉了揉发麻的手指,抬头看着门口的马思远和宇文,满眼的笑意。“怎么?就我一个让你失望了?”

 

听清话语的马思远赶紧忙着解释,却在触及对方眼底的笑意后扑了上去,一边掐着对方脖子一边大喊Jackson你怎么越来越恶劣了像Karry一样。

 

宇文有点无语的摇了摇头,上前把两个互掐的人儿拉开,塞回了各自的座位。“所以,Karry男神哪儿去了?”

 

Jackson眼神在宇文和马思远身上晃了好几个来回,直到把马思远盯得抓狂了才收回了眼神。“他昨晚喝多了,在床上躺着呢,现在应该差不多起来了。”

 

“噗!”马思远庆幸自己没有在喝水,分分钟笑倒在桌子上。

 

“哈哈...J...Jackson不愧是Alpha...Karry你也有今天23333”马思远笑的喘不过气,抬起右手拭去眼角流出的生理泪水。

 

“.......你在想什么啊....”Jackson无语了。

 

“别害羞别害羞,我不会告密的宇文也不会。不就是酒后乱那个啥嘛w”结尾上扬的语调简直让人想打人。

 

“....你想多了马,班,长,明天数学小测准备好了吗,还满脑子这些乱七八糟的。”

 

“我去不带这样伤害人的啊!Jackson救我我造你最好惹!”瞬间狗腿状的马思远让宇文异常嫌弃,抽出手机表示眼不见为净。

 

“惹你个头,快点做题。”Jackson从头发丝到脚趾尖都传达着四个字,我很高冷。

 

 

Karry一推开自习室的门就看到这副情景,真是一如既往的热闹啊。

 

由于校庆,大家也有一段时间没有一起聚在自习室了,Karry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习惯性的嘲讽了一下马思远,顺带揉了揉Jackson的头。

 

一切的一切都和之前一样,只是自己和Jackson的关系更亲近了。

 

 

“唔....”习题写的好好地,Jackson突然感觉身体有点不对劲。

 

“怎么了?”认真看着书的Karry听到闷哼声后抬起了头,看到Jackson有点泛红的脸蛋就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没有发烧,有哪里不舒服吗?”

 

Jackson紧紧的咬着嘴唇,Karry的触碰让身体的状况加剧了。不止脸颊发着热,连耳尖、脖颈、身体都开始发热,甚至连那个难以启齿的部位,也有了抬头的迹象。

 

空气中开始泛起了香甜的气味,Karry皱了皱眉,看了眼窗外。

 

一旁的马思远有点担心的看着Jackson,却又被窗外的骚动吸引了注意力,即使声音是从大老远的校门口位置传来的。

 

“怎么回事?”

 

“校门口那边有Omega进入发情期了,据说是隔壁女校一个学生的姐姐。”宇文举起手机晃了晃。

 

“怪不得Jackson不舒服,是受了信息素的影响吧。”马思远歪了歪头,“Karry你不也是Alpha吗,怎么没事?”

 

Karry淡淡的扫了马思远一眼,也没说什么,直接拿出手机给Eric发了条短信,然后不动声色的移动到了窗边,站在了离Jackson较远的位置。

 

虽然这点距离对于信息素的传递并没有什么影响,若不是不想让Jackson知道自己已经知道他的性别了,自己早就走了出去。

 

“.....我去个厕所...”Jackson有点吃力的站起身来,紧咬着牙关才压抑住差点脱口而出的呻吟。

 

“他没事吧?”马思远看着Jackson的背影还是止不住的担心,转头看了眼这在窗边的Karry,看到他紧皱的眉头。 

 

而宇文有点若有所思的看着紧闭的门口,扫了眼身旁因为担心而动来动去的马思远,揉了揉他的头。

 

“别担心,没事的。”

 

 

 

TBC.

先更一部分 

希望喜欢。

评论(19)

热度(169)

© 洛洛哟洛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