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洛哟洛洛

我永远期待 这瑰丽的梦别醒来

塔桥安魂曲

【一】~【三】  疯人院长

【四】~【六】  抹茶

【七】~【九】  万夭

【十】~【十二】  DUST

【十三】~【十五】  然倾

【十六】~【十八】  西总想不到好名字

【十九】~【二十一】  斯塔

 

 

 

 【二十二】

 

伦敦是一个沉静婉转又伤痕累累的城市,无数次的战争和瘟疫没有把她击倒与摧毁,却在她的身体上留下了无可磨灭的痕迹。

 

从伦敦眼上下来,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并肩走着,微凉的风拂过泰晤士河清澈的河水,卷起一层稀薄的水汽侵蚀着河畔上斑驳又古老的石板路。

 

宽厚温暖的大手与白皙修长的小手十指紧扣,连骨节的突起都无比契合,熟悉的温度与柔软让王俊凯微微怔住,思绪仿佛又回到了七年前。自己曾在破旧的教室里,在这个柔软的手中欲仙欲死。也曾在那张并不宽大的床上,二人温柔缠绵的时候,悄悄地握紧这只手。

 

日日夜夜缠绕着自己的梦魇,其实不过是自己固执的想要遗忘掉的曾经。

 

偏偏梦里少年嘴角清浅的梨涡,琥珀色的瞳孔里揉碎的星辉,甚至是眉间的小痣与纤细柔软的手掌,都熟悉的让自己忍不住要落泪。

 

也许是河水冲击凹凸不平的石块而溅起的水珠,也许是无尽的苍穹中又落下了毛毛细雨,王俊凯觉得自己脸颊一凉,没被握住的左手快速一抹,豆大的泪珠破碎成点点水渍,沿着手掌心的细密纹路四散开来,最终一部分划入手腕处深色的衣袖,另一部分则垂直落下,在深灰的石板路上形成了四散的花朵图案,下一秒却被更多的水滴覆盖住,沿着石缝间的沟壑逐渐进入消失不见。

 

雨势并不大,原本在河畔边散步和游玩的人们却逐渐散去。一瞬间,深远的石板路上就只剩下两个并排而立的少年,昏黄的路灯把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而影子间交握的双手却是最深的羁绊。

 

 

 

【二十三】

 

“又下雨了。”身边的少年微微抬头望着天空,明亮皎洁的弯月仿佛沾染了水雾,变得朦胧不清,好似少年的喃喃自语。“每次遇见你都会下雨呢,无论是初次在学校的见面,塔桥的再会,咖啡厅的见面,还是,今天。”

 

王俊凯觉得身边的少年也如同月亮般模糊了起来,如同下一秒就要消失不见般。心里没由来的一惊,双臂已经用力一搂牢牢固定在对方柔软的腰上。

 

易烊千玺被王俊凯的动作吓了一跳,在看到对方执着的眼神时心里一片柔软,微微眯起的琥珀色双眸也在这绵绵细雨中显得格外的水润与清亮。

 

“我当初最喜欢的就是你的执着与认真,可惜我偏偏是个生性软弱又胆小的人,抵不过世俗的眼光与现实的考验,一个人狼狈的逃出国,只留了封信给你。”

 

紧紧勒着自己腰肢的手臂突然一颤,颤的易烊千玺的心尖儿直发疼。当初那个一脸固执与笃定的对着自己说“我套牢你了”的少年,最终还是被自己伤了彻底。而在这七年来对方过着如何颠沛流离的生活,是易烊千玺不忍也无法想象的。

 

“离开你以后我想了很久,甚至是夜里梦醒后满脸都是泪水。当初在一起的时候觉得我对你的喜欢始终抵不过你对我的爱,而直到后来无数个孤单的夜晚,我才发现你已经完完全全的住进这个地方,怎么赶也赶不走了。”

 

王俊凯看着怀里的少年用食指指了指自己的左胸腔,垂下的睫毛遮挡住了漂亮的眸子,睫毛尖儿上的水珠不知来源于绵绵的细雨,还是微微发红的眼眶。

 

“直到那天在塔桥上遇见你,原本我是打算掉头就走,抛弃爱人兀自逃走的人没有资格再出现在你的面前。可是我舍不得你站在那里被雨淋湿,也舍不得自己再心疼下去了。”

 

“因为我真的很爱你,比我所意识到的还要深。”

 

 

易烊千玺一字一句的说着,即使眼眶发红,即使满是鼻音,但是固执与笃定的表情还是与当初那个有着漂亮的桃花眼在伦敦眼上说着“我套牢你了”的少年如出一辙。

 

王俊凯的神色暗了暗,墨黑的眸子因为雨水显得愈加的幽深,怀里人儿的表情与当初年少的自己微微重叠,连嘴角抿起的弧度都一模一样。

 

易烊千玺是一个内敛的人,从一开始王俊凯就很清楚这一点。

 

所以无论自己说过多少次我爱你,对方的回应从来都是我也是,而不是我也爱你。

 

有一次自己实在气不过,一下课就把对方拉进厕所,威胁着再不说我爱你就把他压在墙壁上狠狠地干一顿后,才得到对方细如蚊声的回答。

 

我爱你,王俊凯。

 

白皙的脸颊上满是飞扬的红晕,连微微透明的耳尖儿也发着热。王俊凯餍足的笑了笑,眯起的眼睛像是校门口吃了鱼的猫。

 

 

而那么多年后,满脸红晕的少年已经被面前这个满脸执着的人儿所代替,只是在这长久的年岁间,对方说爱的对象仍然是自己。

 

突然就觉得心里松了一口气,当初因为对方突然的消失而醉生梦死痛不欲生的日子也变得模糊不清。王俊凯发现自己的嘴角控制不住的想要上扬,尖尖的虎牙也在湿冷的空气中着了凉。

 

河水更猛烈的撞击着河畔突起的石块,静谧的街道上只剩下细雨入地清脆的破裂声和翠绿的树叶间摩挲的声音。

 

轻轻松开搂住对方腰肢的手臂,王俊凯牵起对方的左手,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着,十指紧扣,掌心与掌心之间也不愿留下一丝空隙。

 

 

 

【二十四】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my fair lady……”

 

 

听到熟悉的旋律,易烊千玺才意识到自己被王俊凯带到了两人在伦敦初遇的地方。

 

被嘱咐着在桥上等他,易烊千玺点了点头,目送着王俊凯朝着塔桥的另一头跑去,渐渐消失在雨幕中。

 

上次在这里听到的是小女孩干净清透的声线,带着轻快的节拍,让人在着绵绵细雨中也感受的到那种愉悦的心情。

 

而这次的歌声则来源于伦敦塔桥不远处抱着吉他的流浪歌手,也许是和自己经历相似,流浪歌手缓慢的唱着这首著名的童谣,略显嘶哑的声线合着吉他悲伤的和弦,使得这个雨天愈加的深沉及阴郁。

 

恍惚间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初遇的时候,只是自己再也没有给他打伞的机会了吧。易烊千玺单手撑着下巴靠在塔桥边缘堆立起的石栏上,轻轻闭上眼睛,和王俊凯有关的回忆如同走马灯般在自己的脑海中一格一格的划过。 

 

塔桥的偶遇,随后自己飞蛾扑火般的靠近,再到发现王俊凯忘了自己的难过。其实当时发现对方忘了自己时,就应该转头逃得远远地再也不要出现在他的面前。可是心里绵绵密密的疼痛如同针扎一般,甚至连安眠药都没有办法让自己好好安睡。

 

而刚刚在河畔边解释时,自己看到王俊凯眼底挣扎的疼痛,他就知道这一切都可以结束了。

 

其实自己也是作死,一边想要把王俊凯牢牢绑在身边,一边又觉得自己没有资格站在他身旁,日日夜夜的挣扎纠结着,抑郁的不能自已。

 

 

雨渐渐的停了,易烊千玺睁开了闭着的双眼,悬空的人行道让自己可以望的很远,远处的哥特式建筑物在夜晚中闪烁着朦胧的光芒,尖尖的房顶仿佛要划破整个天空。

 

微微仰起头,视线在触及到红色的伞面时怔住了,易烊千玺猛地转过身来,动作幅度太大以至于差点把自己摔了出去,而面前的人有着潋滟流转的桃花眼,嘴角扬起的弧度摄人心魂,右手牢牢的抓住伞柄倾向自己的方向,而那人的身体却游离于伞外。

 

原来不是雨停了啊。

 

易烊千玺后知后觉的想着,没注意到自己已经顺手接过了对方递过来的伞。

 

“给你。”

 

诶?

 

易烊千玺怔住的表情很好的取悦了王俊凯,后者伸出右手捏了捏前者的脸颊,柔软的触感让他满意的点点头。

 

诶??

 

“我说你干嘛老是这副表情?”王俊凯微微低下头亲了亲对方小巧的鼻尖,下一秒自己的手臂就被人紧紧抓住。

 

“你...我...”易烊千玺兀地开了口,却发现自己想说的话都说不出口。你不是应该恨我吗?不是应该走了吗?但是自己确确实实的感觉到王俊凯对自己的感情,浓烈又深沉的侵袭着自己的心脏。

 

下层塔桥的黑色跑车呼啸而过,面前眉眼如画的少年张开口说了什么,却被车子的声音覆盖住了。

 

“易烊千玺,我.....”

 

只是最后两个字的口型自己太过熟悉,面前的少年的嘴里曾经无数次念叨着这句话,声音低哑深沉又温柔缱绻。

 

红色的雨伞跌落在路面上,伞面上用金线手工绣着的小小的字母“K”,很明显是出自同一个人手里——塔桥下转角处杂货店面的意大利姑娘。

 

雨势越来越大,打湿了拥吻的两人的发梢与肩头。易烊千玺感觉雨珠从自己的额头滑至鼻尖,快要滑入嘴唇的时候就被王俊凯猛地吮吸走了。

 

雨水隔开了两个世界,一个是夜晚中被雨水冲刷干净后繁华依旧的伦敦,一个是伦敦塔桥上相拥而吻的二人。浮华的灯光与呼啸的跑车声都被抛到脑后,易烊千玺只感觉到自己要被吞进去一般,呼吸逐渐变得困难,原本搂着对方脖颈的手也开始推搡着对方的胸口。

 

王俊凯松开了含着对方柔软唇瓣的嘴巴,大口的喘着气,额头抵着额头,眼神幽深的仿佛夜晚中的野兽。

 

“别以为我爱你你就可以逃过从我身边逃跑的惩罚。”恶狠狠的声音让易烊千玺听得一阵想笑,嘴角清浅的梨涡也加深了痕迹。

 

“嗯,就罚你每天都说一次我爱你吧。”

 

易烊千玺的反对声硬是被王俊凯吞进了唇齿间,红色雨伞被风吹起撞击到一旁的石栏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一生之中不管再如何兜兜转转,最终还是回到了你的身边。我想,这就是我唯一的幸运吧。

 

 

 

FIN.

 

 

 @疯人院长  @抹茶  @万夭  @DUST  @然倾  @西总想不到好名字  @斯塔  报告组织我写完了,要我来收尾简直QAQ

 

希望大家喜欢。

 

 

 

 

 

评论(18)

热度(293)

© 洛洛哟洛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