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洛哟洛洛

我永远期待 这瑰丽的梦别醒来

【乾坤正道/坤廷】岁月歌 01

伪现实向重生文

梦回大厂

有ooc,有私设

不上升正主,看着玩玩就好

除了kt其他都是兄弟情

 

如有雷同,算我抄你

 

--

 

春末的夜晚还残留着刚刚过去的寒冬里没散去的寒意,空荡荡的房间里没有开灯,压抑的黑暗弥散开来,压得人透不过气。

 

客厅中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人,瘦削的双臂环抱着膝盖蜷缩在一起,整个人缩进沙发的角落,仿佛蜗牛缩进了自己的壳中寻求着保护与安慰。

 

身旁沙发上躺着的手机亮了又暗,屏幕上的桌面是两个穿着灰色制服的男生牵手相视而笑的照片,现在却被无数的未接来电和微信提示覆盖掉了。

 

面前的茶几上摆放着一个精致的手作蛋糕,蛋糕由粉色的奶油抹面,外表撒上了薄薄一层糖粉,顶层用樱桃做了点缀,再铺满了带有柔和光泽的珍珠糖。

 

唯一的瑕疵就是蛋糕表层留下了蜡烛烧干滴下的斑驳痕迹,而这根蜡烛也随着时间燃烧殆尽,黑暗中唯一的光亮突然消失,烟消云散。

 

窝在沙发上的人也终于有了动静,他没有理会一旁的手机,而是拿起装着蜡烛的透明胶袋。

 

 

最后一根了。

 

我再给你一根蜡烛的时间,你再不来,我们就真的结束了,蔡徐坤。

 

 

他用力闭了闭眼,压下汹涌而出的绝望,修长的手指抽出了仅剩的蜡烛,点燃,插上。

 

跳跃的火光映照着他的眼眸,带来些微光亮的同时又带来了未知的危险,如同那个人一般。

 

 

 

 

“咔嚓。”

 

走廊尽头的大门传来开锁的声音,随着蜡烛逐渐燃烧而心灰意冷的人立马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满是欣喜的眼睛在看到来人后失去了光彩,室内也在瞬间陷入了黑暗之中。

 

朱正廷放松着身体任由自己倒回了沙发的怀抱,把脸埋进抱枕中,脸上一片温热。

 

 

你失约了,蔡徐坤。

 

 

金发的青年随手把客厅的灯打开,放轻脚步走了进来,半跪在沙发边上看着面前哭的颤抖的人,心疼的一把搂住,温热的大手轻轻拍着他的后背。

 

“正廷,忘了他吧。他不值得。”

 

Justin用手轻轻地抚着怀里哥哥的后脑勺,在自己少年时期少有的难过流泪的时光里,朱正廷就是这么抱着自己轻柔的哄着。可惜自己本不是会安慰人的类型,嘴里也说不出其他安慰的话,只是过去几年来这两人所经历过的风雨,自己都看在了眼里,千言万语只能化为一句,不值得。

 

 

那年他们在大厂中相遇,经受了四个月的成长与磨练,在万人瞩目的舞台上一起出道,虽然只是一个限定十八个月的团体,但能并肩出道已经是意外之喜。

 

然而伴随着鲜花掌声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质疑与恶意,无论是外界的评价,还是九家粉丝之间的互相谩骂都让这九个刚出道的少年难过不已。

 

团队需要一个队长,公司却拍拍手让他们自行决定,九人只能在各自的行程结束后匆匆赶回北京的新宿舍中,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众人一语不发,目光却都聚集在朱正廷身上,综合考量来说,队长的人选确实是他更适合。但乐华的两个弟弟反而不愿意自己哥哥再辛苦受累,两人一个躺在朱正廷的腿上一个靠在肩上,虽然没有说话,脸上却写满了不情愿。

 

朱正廷观望了一下其他人的表情,当队长他没有异议,毕竟自家两个皮孩子在队里。他轻轻拍了拍挽着自己手臂的Justin,正准备说话,就被人打断了。

 

 

“要不,队长我来当吧。”

 

蔡徐坤看着朱正廷因惊讶而睁大的双眸,轻抿起嘴角,带着温和的笑意。

 

他是心疼朱正廷的,在大厂期间对方因为自己的原因已经消瘦了许多,并不能明确的说是谁的错,只是事情就这样发生了,也给他带来了难以忘怀的伤害。对方初见时还圆润的脸颊已经微微凹了进去,手腕和腰身也细的可怕,原本合身的制服裤子在三个月后的今天竟然要夹着三个夹子才合身。

 

说到底,他们两个一直是强者之间的互相吸引,相同的经历令他不自觉的想要亲近他。可惜节目组并不如他所愿,恶意的剪辑让他们两个看起来针锋相对,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粉丝的恶意揣测和谩骂,也让那个人失去了应有的自信。

 

所幸的是两人最后还是一起出道了,蔡徐坤想起四月六日那天在盛大的灯光舞台中温暖的拥抱,在漫天飞舞的绝美纸花中牵起自己的手。

 

在这限定的十八个月里,就让我好好照顾你吧。

 

 

“我觉得可以,坤哥也挺适合当队长的。”坐在地上抱着抱枕的小鬼举起了手表示同意,其他六个人也点点头没有异议,蔡徐坤确实也是个不错的人选,年纪虽然不大,但多年的经历让他比同龄人要成熟的多,为人处世方面也是无可挑剔的。

 

朱正廷也从惊讶中缓过神来,笑着点点头,眼睛一弯,浓密的睫毛投下了一片细碎的光影。

 

“那我们的小队长,这十八个月里,请多指教啦。”

 

 

那一年确实是偶像元年,选秀节目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打歌舞台和综艺一个接着一个,大家忙的脚不离地,两天飞三个城市是常有的事情。他们的作品也在各大音乐排行榜上有了名字,甚至于年末音乐盛典中的各大奖项也被他们收入囊中,他们在盛大的舞台上拥抱着流泪,台下是虽然是九人各自的应援色,但在黑暗之中也能汇成耀眼的星河。

 

然而即使在忙碌的行程中,某些微妙的情愫还是在肆意的萌发着,无论是舞台上不自觉的眼神接触,还是私下无意的拥抱与牵手,都令另外七个人有所察觉。

 

结果当然是七个人装作一脸严肃的坐成一排,用审视的目光来回扫射着对面并排坐着的二人。

 

 

“说吧,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尤长靖看了一眼身边没打算开口的弟弟们,心想这种时候还是要靠大哥我。

 

察觉到不对想要溜的朱正廷心虚的抓过身旁蔡徐坤的手握着,顺带瞟了一眼他。

 

我们不会暴露了吧。

 

蔡徐坤读懂了朱正廷的表情,不禁失笑,安抚性的反握住他的手,十指相扣。

 

“你们猜的没错。”

 

“啪!”Justin愤愤的拍了下身旁的范丞丞以示不满,“我就知道!”

 

范丞丞嗷了一声一巴掌打了回去,大叫着,“正廷你竟然连我和Justin都瞒着!我们还是不是你最爱的弟弟了!”

 

陈立农笑眯眯的看着旁边的二人互殴的场景,嘴里默默吐槽道,“以前是不是不知道啦,但是现在吼,正廷哥最爱的弟弟肯定是队长啦。”

 

“我就说演唱会上我搂着正廷哥的肩膀的时候怎么感觉背部凉飕飕的,原来如此。”小鬼挂在身旁王子异的肩膀上,一脸恍然大悟。

 

“bro,我和坤坤一个宿舍的,我说过什么了吗?”王子异一脸无语的看着小鬼。

 

“老天野,所以你们两个真的在一起啦?”林彦俊惊恐的表情仿佛自己的面包美了。

 

蔡徐坤看着场面一度失去控制,警告性的用食指敲了敲桌子,吵吵闹闹的七人组才终于消停了一会儿。

 

“所以你们是能接受这件事情吗?不会觉得奇怪吗?”朱正廷看着逐渐安静的众人,小心翼翼的问道。

 

“有啥奇怪的啊哥,只要是你喜欢老大老大也喜欢你不就得了。”

 

其他人认同的点点头,在这个圈子里碰到互相喜欢的人本就不易,更何况是自己的两个好兄弟,自然是要好好祝福的。

 

朱正廷再次确认其他人的表情都十分自然没有半分厌恶后,吊着的心脏才回到了原位。

 

“坤哥,我们正廷就交给你了,好好对他,不然我们乐华不会放过你的。”

 

蔡徐坤看着十六岁的弟弟威胁般的话语觉得有点好笑,但是对方认真的表情还是令他用力点点头,眼里也不自觉的染上坚定与认真。

 

“我不会让正正受委屈的。”

 

 

限定团的时光真的很短暂,他们在巅峰中解散,在最后一场告别演唱会中唱完最后一首eiei,听着粉丝的应援声哭作一团。

 

从明天起,只有各自的团体和solo歌手,再无nine percent。

 

 

解散后的日子行程更加的忙碌,两人经常是异地甚至异国,但是十二小时的时差也没有对他们的感情造成什么实质的影响,乐华六子还是经常看到自家队长在被窝里和蔡徐坤打着视频电话笑的开心。

 

蔡徐坤从solo歌手进化成了制作人,出歌数量不多,但首首精品,更有国外的大牌明星找他合作收歌。

 

而为了组合的发展,公司开始让朱正廷演戏,进组拍摄的日子很苦,大冷天要跳水里待着,炎夏中要穿着厚重的戏服带着长发的头套。受伤生病是家常便饭,但朱正廷甘之如饴。他不是科班出身,演戏却极有灵气,再加上本身的硬件条件很好,拍了几部电视剧后就被一个有名气的导演相中开始演电影。

 

那年电影节的最佳男配角被他收入囊中,他在镜头前举着奖杯歪头笑着,眼眸清澈又透亮,整个人如同谪仙一般。

 

当晚,人间仙子朱正廷这七个字时隔七年后再次被顶上了热搜。

 

 

电影节结束后朱正廷又赶了几个采访,在凌晨一点终于结束了所有工作,卸好妆换好便服坐上保姆车,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机。

 

在领完奖杯下场的时候他就偷偷用手机拍了张照片发给了蔡徐坤,想第一时间和他分享着这份快乐。

 

但几个小时过去了,对话框里还是只有自己发出去的图片和文字,对方并没有回复。

 

也许是飞机晚点了吧。朱正廷想。

 

今天是蔡徐坤从LA回北京的日子,这次分开了快两个月,两人忙的连视频电话都没有来得及打,朱正廷天天看着手机里对方的照片才按捺住了思念之情。原本今晚自己想偷偷的跑去接机的,但是电影节实在是走不开。

 

朱正廷仰着头眼睛微闭,手紧紧握住手里的手机,明明什么事情都还没发生,心里的不安是怎么回事。

 

 

回家的路上Justin打了个电话过来,先是对朱正廷表示恭喜,随后便叮嘱道不要上网不要刷微博。

 

朱正廷虽然觉得奇怪,但还是乖乖应下了,毕竟弟弟是不会害自己的,网络上的键盘侠对于自己的这个最佳男配可能也毁誉参半吧。

 

朱正廷撒娇说想吃小龙虾,直到Justin答应了现在买过来才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

 

回到家后他先去洗了个澡,敷着面膜半躺在沙发上点开了电视。家里因自己和蔡徐坤工作的原因始终缺少人气,所以朱正廷习惯开着电视播着声音,哪怕不去看,也会让自己没有那么孤单。

 

身边的手机突然传来电话的响声,指尖点开来是尤长靖的声音。

 

“正廷正廷,你现在在家吗?”

 

“在啊,怎么了宝宝,是想我了吗?”朱正廷一边按着遥控器调着台,一边调侃着尤长靖。

 

“想你个大头鬼!”尤长靖在对面无声的翻了个白眼,随后想起自己打电话的目的,“对了,你先不要上网知道吗?”

 

“知道啦知道啦你怎么和黄明昊他们一样,我不会主动去看黑评——”

 

话语因电视中出现的某个无比熟悉的身影戛然而止。

 

何止无比熟悉,这个人可是曾经每天笑着和自己说早安,曾经拥抱触碰过无数次的人。

 

朱正廷怔怔的看着电视中被粉丝和记者围住的二人,男人的脸被墨镜和渔夫帽挡着,表情看不清楚,但他身旁的女生却挽着他的手巧笑倩兮。

 

蔡徐坤疑似新恋情曝光,这几个字刺的他眼睛生疼。

 

朱正廷感觉自己的血液瞬间被凝固了,眨了眨眼,有什么东西落了下来,砸在了瓷砖上绽放开来,发出破碎的声音。

 

宛如他的心。

 

耳边还在传来尤长靖担忧的叫喊声,他却感觉自己什么都听不到了,不止听觉,是连五感都消失了。仿佛被一层膜包裹束缚着,勒着他的脖颈,令人窒息。

 

 

Justin和范丞丞赶到的时候朱正廷已经哭得昏睡过去了,面膜纸被随意的甩在了一边。他眉眼本身就及其精致,平日里哭起来就是梨花带雨的模样,这时反而更像一个被人丢弃的破碎洋娃娃。

 

范丞丞把朱正廷抱去了卧室床上,给他塞好被子,打开一旁的床头灯。Justin去洗手间拿了块湿毛巾过来,半跪在床边轻轻地给他擦干净脸。

 

他们一看到微博热搜就往朱正廷这边赶,打了电话阻止他刷微博,没想到他还是通过电视这个途径得知了这个消息。尤长靖在被朱正廷挂了电话之后也主动联系了他俩,其余兄弟也试图去联系蔡徐坤,但是对方一直没有接电话。

 

 

“丞丞,你说坤哥是真的变心了吗?”Justin把毛巾叠好放在床头柜上,站起身来给朱正廷掖了掖被角。

 

范丞丞坐在床边,随手把床头灯调暗,他的表情在昏暗的环境里令人看不清楚。

 

“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变心,但是他真的辜负正廷的话,我不会原谅他的。”

 

 

随后的日子里朱正廷一直试图找蔡徐坤问清楚,也许是个误会呢,也许那个女生只是最近蔡徐坤音乐上的合作对象。

 

朱正廷一直在心里给自己洗脑,然而他忘了蔡徐坤的过敏性体质并不喜欢不熟悉的人触碰他,曾经的他在任何场合都和女生保持着安全距离,以至于这么多年来他都没有传过任何的绯闻。

 

但这个界限被这个女生打破了。

 

而蔡徐坤也一直没有给朱正廷见到自己的机会,他没有回过两人的家,工作室的大门也紧闭着,电话不听微信也不回复。

 

 

在所有人都以为蔡徐坤的回国只是一场梦的时候,他却发了条微博。

 

没有文案,只有一张配图,图上是两只手十指相扣,各自的无名指上带着的钻戒熠熠生辉。

 

过了一分钟,蔡徐坤在这条微博下评论了一句话。


@蔡徐坤:余生请多关照@毓琳Yolin。

 

原本还对机场挽手持怀疑态度的粉丝才意识到自家哥哥是真的好事将近,纷纷在微博下哭喊着,再加上营销号的煽风点火和吃瓜路人,微博几经瘫痪。

 

 

朱正廷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和尤长靖在一起吃饭,小尤同学刚好在北京有新节目要录制,顺带去看看这个自己担心了好久的弟弟。

 

朱正廷的反应看起来很平静,他在看完那条微博后还顺手点了个赞,随后把手机锁屏扔到一边。

 

“正廷,你还好吗?”尤长靖小声问道,小脸皱在一起,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担忧,心里早已把自己曾经的队长骂了千千万万遍。

 

“我不知道,”朱正廷闭上眼摇了摇头,语气里满是难以言说的酸楚,“我从来没有想过我和他会是这种结果。”

 

尤长靖心疼的抱住他,摸摸他的头,这个弟弟平常看起来开开心心无忧无虑的,但是其实心思比谁都敏感细腻。

 

“他和我说过出道十周年的那一天他会和我求婚,向全世界宣布我们在一起。我们可以移民国外生活,会领养几个孩子,养一只猫和一条狗。我满心期待着那一天的来临,却没有想到他先失约了。”

 

朱正廷把头靠在尤长靖肩膀上,压下几欲而出的泪水,声色喑哑令人听了忍不住想哭。

 

“但是我真的好喜欢他啊,就算到了这一刻我还是放不下他。这么多年的感情他怎么说丢弃就丢弃了,他就舍得留我一个人原地吗。”

 

尤长靖听着朱正廷话语终究还是落了泪,他把头埋进朱正廷的颈窝中,双手用力搂紧他。

 

蔡徐坤,你会后悔的,你绝不会再碰到一个比正廷更爱你的人了。

 

 

 

日子还是一天天的过,蔡徐坤那条微博除了朱正廷的点赞之外竟然没有任何一个奶泡团的成员与他互动送上祝福。媒体最爱捕风捉影,在其他成员的个人采访中纷纷提出了质问,大多成员都轻描淡写的回避了这个话题。而范丞丞和Justin二人则在媒体要求他们送上祝福的同时干脆掀桌子走人。


原nine percent成员疑似不合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

 


Justin作为朱正廷最疼爱的弟弟,是知道这个十年之约的,他也知道自己哥哥心始终放不下对方,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他冷眼看着朱正廷给蔡徐坤发着最后一条微信,开口给他们的未来下了死刑,“正廷,他不会来的。”

 

朱正廷点了发送按钮,把手机甩在一边后,身体蹭到了沙发另一端的Justin身边靠着,低垂着眼眸。

 

“我知道,我只是想再给我们之间最后一次机会罢了,也算是给还抱着希望的自己一个了结的机会。”

 

随后朱正廷想到了什么似的,歪着头看着身旁的Justin笑的温柔,“过两天就是我们出道十周年了,我亲爱的弟弟想要什么礼物呢?”

 

Justin看着强颜欢笑的哥哥,低头不语。

 

我只想要你开开心心的,像十年前那样。

 

 

意料之中的,朱正廷到最后都没有等来蔡徐坤的求婚,等来的却是他的婚礼发布会。就在他的出道十周年这一天,他和那个人十年之约的这一天。

 

蔡徐坤,你真狠。Justin想到自己傍晚在微博上刷到的婚讯,恨得咬了咬牙。

 

从今往后,不存在什么兄弟之情了。


 

怀里的哭声渐渐小了,只剩轻微的抽泣。Justin缓过神来,想站起身来抽几张纸给朱正廷擦脸,跪久而发麻的双腿却不听使唤,“唉哟”一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惊得朱正廷抬起了头。

 

看到自家弟弟一脸痛苦的捶着膝盖,朱正廷吸了吸鼻子,也从沙发上挪下来坐在了地上,眼睛还是红肿着,脸上还挂着泪痕,手却在揉捏着Justin的腿。

 

“你怎么这么笨啊。”软糯的还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朱正廷瞪了一眼Justin,红红的鼻尖看起来委屈极了,手上的力度却逐渐开始加重。

 

“疼疼疼!朱正廷轻点!”Justin一脸吃痛的表情,但依旧没有缩回了自己的腿,只是转身扯过不远处的纸巾覆上了朱正廷的眼睛。

 

“擦擦吧,难看死了。”

 

朱正廷轻轻哼了一声,拿过纸巾把脸擦干净,然后一把勾过Justin的脖颈,把额头抵在他的肩膀上。

 

“明昊,我好累啊。”

 

Justin原本以为朱正廷又要揍自己,双眼一闭心里想着打吧打吧只要你能开心,但在哥哥累这个字眼时怔住了。是真的好久没有听他提过累了,至少在他们出道后,这个字眼就彻底从哥哥嘴里消失了。

 

“累就好好休息一下吧哥,只要你好好的,不管你做什么,我们都是支持你的。”

 

Justin感受着自己的肩膀上再次传来熟悉的湿热感,叹了口气。

 

希望经历过这一遭后老天能对这个傻哥哥好一点吧。

 


 

第二天Justin是被范丞丞给摇醒的,还在迷糊中的他被范丞丞的话彻底惊醒。

 

“正廷跑了。”

 

“啊??”

 

“你自己看。”范丞丞说着甩了张自己在茶几上捡到的纸条给Justin看。

 

亲爱的宝宝们,你们最爱的哥哥我要去环游世界啦!公司那边就拜托你们帮我搞定了,我到了会和你们联系的。

 

落款是一个简笔的小猪头。

 

 

“正廷真是的,去玩也不带上我!”Justin不满的抱怨道。

 

“我还没说呢,一下飞机我就飞奔过来谁知道朱正廷竟然给我跑了。”范丞丞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Justin从柜子里摸出一次性洗漱用具,进了洗手间,“也让他散散心吧,他累了。”

 

“不然我们等他落地发定位,也偷偷飞过去玩吧。”范丞丞打开手机查着朱正廷的航班。

 

“同意。”

 

 

然而他们并没有等来朱正廷的回复,却等来了一个前往法国巴黎的航班飞机失事的消息。

 

Justin心里咯噔了一声,不敢置信的刷着微博新闻,随后稳住心神安慰自己不会这么巧的,正廷应该只是贪玩忘记联系我们了。

 

收拾收拾东西正准备去隔壁找范丞丞,练习室的门就被人急匆匆的推开,范丞丞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李权哲跟在后面哭的直抽泣。

 

“明昊,正廷哥坐的那架飞机失事了。”

 

Justin瞪大了眼睛一把扯过李权哲的衣领,“你瞎说什么呢!”

 

范丞丞举着手机上查到的朱正廷的航班放到Justin面前,眼眶发红,“我核对过航班号了,正廷真的是这班飞机。民航局那边出了消息,失事原因还没有确定,但推定机上所有人员都遇难了。”

 

Justin眼前一黑,松开抓着李权哲的手,踉跄了一下跌倒在地。

 

李权哲捂着脸哭的厉害,他不愿相信哥哥已经离开了自己。朱正廷平日里虽然严厉却是最疼爱自己的哥哥,在这种悲伤难过的时刻,再也没有人温柔的笑着叫自己小胖子,给自己一个温暖的怀抱了。

 

 

在和民航局再三确认过后,公司还是对外公布了朱正廷先生因故离世的消息,不止粉丝们难以接受这个事实,连路人都纷纷惋惜。

 

葬礼最终决定采用公开的形式举行,朱正廷很爱他的珍珠糖们,这也算是让珍珠糖陪他走完最后这一程。

 

葬礼那天下起了绵绵细雨,大厂的男孩们几乎都来了,身着黑西装,手里捧着白百何和马蹄莲,默默的站在后排一语不发。有几个和朱正廷相熟的见此场景也忍不住背过身去悄然抹泪。

 

而前方的尤长靖靠着林彦俊哭的快要厥过去了,李权哲也在黄新淳的怀里泣不成声,再加上外圈粉丝愈演愈烈的哭声,场面一度控制不住。

 

Justin和范丞丞站在最前方家人的位置,看着墓碑上笑得灿烂的人儿的照片,死咬着自己的嘴唇红了眼眶。

 

正廷,希望你来生所爱之人只爱你一人,希望你来生能永远开心。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想再当你的弟弟。

 

 

 

TBC.


评论(5)

热度(39)

© 洛洛哟洛洛 | Powered by LOFTER